爱恨恢恢 玩家原创文字《邂逅》系列之《惊弦》

时间:2019/3/21 12:58:50 作者:新开诛仙网站

  【一】

  高中的时候,惊弦听过这么一句话“喜欢一个人的期限只能维持18个月,过了这18个月要么成为永远的爱人,要么就此成为陌生人”。时光久远,如今再回想是谁说的已经没有印象,内容却依然清晰,虽然只听了一遍,却记了好几年。

  紧张的高中生活里,喜欢一个人是压抑在内心不能说的秘密,太可能的爱恋,时间却不能再多给一些。那些深藏的欢喜如同花蕾一般藏在心里。

  惊弦内心的花蕾层层叠叠的紧实包着,直到大三下半学期课程轻松时间宽裕,她第一次走进网游,认识景戎开始,那朵含苞待放的花枝轻轻颤抖,让她感受到类似爱情的悸动。

  红云寺火红的墙壁和妖僧身上艳丽的袈裟让本该祥和的寺庙变得异常诡异,做主线到这里的惊弦抚着手中毫无光泽的琴,所过之处妖僧摇摇晃晃的追赶,毫不留情的击打在她的后背。惊弦急于寻找安全区域,拼命按着小药往前跑,血条掉的触目惊心。

  英雄总是这个时候出现的,那个身穿玄黑色鬼厉装骑着云马的男子快速赶来,手中的大刀泛着淡蓝色的光华。赶至惊弦身边手起刀落的处理干净围着她的妖僧,当前的白字虽无表情,却第一次让惊弦感觉到文字也是有温度的。

  【当前】景戎:这里都是主动怪,打不动就不要拉那么多,你会挂的。

  惊弦心有余悸,不自觉的往他身边挨了挨,还沉浸在害怕之中。景戎看她这柔弱的可怜样,叹了口气说:“我帮你吧,还需要打什么?”

  那天的夕阳格外美丽,惊弦第一次被一个男子抱在怀里乘着他的云马迎着天边的晚霞奔腾而过。暖色调的光线覆上惊弦脸上,天华略显忧郁的颂庄脸此刻看起来如此明艳动人。从红云寺到天音寺,平时觉得蛮长的一段路,有了身边男子的陪伴显得格外近,或者说,他的云马可比她跑的快多了。那达达的马蹄声听在惊弦耳朵里格外悦耳,她的嘴角努力往耳朵身边延伸。

  之后漫长的时光里,惊弦都无法忘记这一幕,在她很小很无助的时候,有这样一个男子逆着光给了她一个微笑,给了她片刻的安全和依赖。

  【二】

  景戎结婚的消息传到世界上的时候,惊弦正卖力的在昆仑打着雪域狂魔,抚琴的手稍一停顿,引来的一群怪一下一下打着毫无防备的天华。这一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自己这么努力升级不过是想着有一天能骄傲的站在他的身边,可眼下,和他一起出现在月老面前约定三生的人叫做素笺。

  惊弦还是回到河阳,远远的看着地图上那个属于景戎的橙色心形好友标志,他和她穿着大红的喜服站在人群中接受祝福,素笺是个较小的烈山,惊弦点了下她的资料,等级没她高,装备没她好,连细节都没有。对比完之后,惊弦陷入一种更加失落的难过,她什么都没有,却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惊弦心里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景戎似乎发现了她,穿过人群向惊弦跑过来,他迈着矫健的步伐,红色新郎装衣角迎着风向上翻飞,惊弦看见他脸上带着的笑,那张脸尽管让她痴迷,让她舍不得挪开目光,可今天他的笑乃至以后他的温柔都不再属于她。在他到达之前,惊弦仓皇而逃。

  【三】

  惊弦依旧一个人打怪一个人做任务,在家族里很少说话,族长清杭每天会组织一队人打一条龙,从帝君、凶打到中州邓喜河。每次喊惊弦的时候她不拒绝也不说话,默默的跟着打,打完继续一个人走。

  【家族】清杭:惊弦,你为啥不爱说话?

  【家族】惊弦:说啥?

  【家族】清杭:额......

  满级之后日子没清闲两天就开了飞升。惊弦似乎很久没有在河阳城看见过相依相偎的景戎和素笺。似乎,景戎的名字很久没有亮起来过。

  不久之后,我看见站在河阳城的素笺,一袭白纱的小烈山,她的称号景戎的名字变成XXXX。那一刻,惊弦忍不住想要去问“他呢?”可一想到自己与素笺素不相识,竟失去想要询问的勇气。

  那一个背着大刀曾救她于危难的鬼王成了记忆里抹不掉的色彩,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惊弦不是不爱说话,她把所有攒着的话都想说给景戎听,他在她还有个念想,他不在了,她才觉得一切都变得没那么多条条框框。她试着跟清杭一起清任务下副本,试着下载YY进入频道。

  家族里来了一个破军妹子,大家纷纷猜测着是不是男的玩的,让她来YY的时候只有惊弦笃定她是个姑娘。

  原因很简单,饮鸠穿着碧瑶装。

  清杭说:“不是所有男的都不喜欢碧瑶的,你猜错了怎么办?”

  惊弦笑,“猜错了你想要什么我赔你个什么。”

  清杭:“哈哈,那你可记好了,我想要个媳妇儿。”

  饮鸠:“哎,我刚进YY就听见有人想要媳妇儿,是要结婚的节奏吗?刚进家族就有红包拿么?”

  伴随着一片“卧槽”声,清杭和惊弦笑的前仰后合,惊弦:“姑娘,我喜欢你的声音。”

  饮鸠:“呀,好羞涩,我无以为迷失诛仙sf报,作为新人给你们唱首歌吧。”

  众人都对这个声音好听的女孩子有了极大的好感,破军能输出,妹子声音甜,活泼可爱还不陌生,这样的活宝到哪里都吃得开,惊弦想起自己从前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真心觉得没必要。

  【四】

  在景戎离开的第387天后,惊弦在帮派里看见一个眼熟的名字:素笺。

  在炎域的家族,炎域就是那个帮战时滔滔不绝做副本又极端沉闷的手法流焚香。

  对于素笺,惊弦还是很熟悉的,无数个深夜,她回河阳城接砍竹子的牌子时,总能看见站在河阳发呆的小烈山。

  很偶尔的,惊弦会查看她的资料。每次看完都摇着头离开,她是有多懒,九的乾坤印都出来这么久,她还是带的七,她的装备连一件11都没有,细节还是景戎离开时候的样子。

  转念一想,她只是个小烈山啊,没输出又不爱做任务的姑娘自己能把号玩成什么样......

  情人节将至,大家在YY讨论着3.14万人婚礼拿称号的事儿。

  惊弦:清杭,上次你不是说想要媳妇儿吗?趁着结婚大潮娶一个啊?

  清杭:我大辰皇英俊潇洒一表人才想要啥样的媳妇儿没有啊?还用愁这个?

  YY里一片啧啧声,清杭就不乐意了,“不是,你们几个意思啊?我要输出有输出要颜值有颜值......”

  饮鸠突然打断他,“可你还是没人要啊。”

  这还真是个事儿,无聊的人那么多,帮派里未婚的男女也各种被已婚人士进行配对。

  惊弦被配给另一只辰皇,素笺被配给清杭。

  可那一只辰皇听说之后直接哭了,在帮派喊:“我不是不喜欢惊弦,而是我打不过她啊!”

  大家哈哈大笑,此事就此作罢。

  【帮派】惊弦:你们不要吓唬他了,我也不想结婚。倒是素笺啊,说真的我们族长多好,等你俩结婚了,让他带你过四象,我看你的印还是7的。

  【帮派】素笺:呵呵。

  【家族】清杭:惊弦你大爷。

  【家族】惊弦:我大爷怎么着你了,你要找媳妇儿,我帮你还说我,怪我咯?

  【五】

  玩闹归玩闹,清杭真的带素笺来副本了。

  开灵族本的时候,惊弦望着报名表里素笺的名字心下一惊。清杭这小子明着拒绝,暗地里勾搭啊!

  辰皇打副本相当快,像清杭这样细节装备和手法都好的辰皇一个人就带一队人了。通关之后,YY里惊弦略显炫耀的说,“怎么样,我们族长刷本是不是很快?叫他天天带你,这样很快就能升级首饰了。”

  素笺:“是呀,很快。”

  那是惊弦第一次听见素笺的声音,她曾无数次想象过当初那个小烈山是哪一点吸引了景戎,景戎喜欢的人声音是这样的啊,他是不是也曾这样在YY听过她说话?惊弦的心没来由的感觉到疼,闷闷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频道里静了那么一静,惊弦觉得有点尴尬,话是自己挑起来的,场子还是要圆。惊弦压抑着心底的闷疼,说,“喂,妹子夸你呢,还不赶紧和人家相约情人节?”

  素笺没说话,清杭轻轻的回,“别闹。”

  惊弦没想到素笺就这样打入她的家族内部,每天那几个副本里总有一两个清杭会带上她。

  情人节日渐临近,饮鸠依然每天跟着大家副本,闲暇唱歌听,却并未提及想找个人结婚的事儿,或许时间不到,不受气氛感染,人就忘记了自己想要什么。惊弦喜欢和饮鸠在一起,两个妹子一口一个“媳妇儿”喊的家族那帮男人眼红的不行。

  有次四项副本,只有清杭带着惊弦。快要打完的时候,清杭突然停下来,对着惊弦说:“我要结婚了。”

  惊弦一愣,随口说:“素笺?”

  清杭的目光暗淡了一下,继而微笑着说:“是啊。”

  惊弦:“恩,那你好好照顾她,她需要你。”

  清杭:“那你呢?”

  惊弦:“什么?”

  清杭:“没什么.”

  清杭一个漂亮的六道,阴阳双子纷纷倒地,惊弦默默交了任务退出副本。

  【六】

  情人节,万人婚礼。

  惊弦站在河阳城仰头望着漫天飞扬的玫瑰花瓣,月老处人来人往却很少有人再穿那身鲜红的新郎新娘装。

  惊弦记得,素笺曾经穿着新娘装,瘦弱的烈山有点撑不起来的样子,可她身边站着的那个人是那样的意气风发,如火的喜服在他身上显得格外俊朗,背后一把大刀发着淡蓝色的光芒。他曾是惊弦的英雄,他几时是她的英雄?

  清杭和素笺的名字夹杂在不断闪动的红色公告中,惊弦注视着电脑左下角,有一瞬间的伤神。

  她突然很羡慕素笺,她怎么那么幸运,有人宠有人疼,那么优秀的男孩子都愿意娶她为妻。

  那天之后,清杭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对素笺关怀备至,惊弦和饮鸠大多数时间在YY一起沉默着。

  后来,惊弦拉着饮鸠单过副本,再后来,炎域也加入到她们的T8队伍。

  饮鸠说:“突然想找个人结婚生娃,带个仙裔捡东西快。”

  惊弦:“那你别世界征婚,找个靠谱的认识的。”

  饮鸠一边输出一边说:“就结婚生个娃,没那么多事儿。”

  饮鸠:“哎,炎域你也没有仙裔?”

  炎域:“没有,不找媳妇儿,累,懒得哄。”

  饮鸠:“正好,我也不需要哄,咱俩生个娃吧,你要嫌累,生完就离,绝不纠缠。”

  炎域:“破军宝宝貌似很少啊,这个主意不错。”

  惊弦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就把婚姻大事给谈拢了,如此草率又认真的合约啊。

  惊弦:“那,礼包我出,我有藏宝阁的券。”

  饮鸠:“媳妇儿么么,爱你~”

  饮鸠和炎域的婚礼简单又随意,参加的人只有惊弦,他们同样没有穿喜服,一个鬼厉装一个碧瑶装,只有惊弦穿着红色的羊年时装。

  饮鸠问:“媳妇儿,这么多年了你也没找个人结婚,难不成在等着谁?”

  惊弦笑,“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没有感情没有牵绊,不会动心也不会难过。”

  其实,素笺和清杭在一起,惊弦是很放心的,自从景戎走后,惊弦也会想这个小烈山该怎么办,没了他的保护她还能和以前一样吗?现在有了清杭,她很放心,大抵,景戎也会安心吧。

  天边夕阳缓缓落下,红色的晚霞映着惊弦红色的羊年时装,让她有了一瞬间的错觉,仿佛这是她的舞台,她忍不住想要跳舞。惊弦这辈子没能穿上新娘装走在景戎身边,如今想起来也没那么遗憾。既然没能熬过喜欢一个人的18个月期限,那么从此以后,惊弦真的要在心里与景戎挥手作别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所有的结局都是最好的安排。

  爱恨恢恢  玩家原创文字《邂逅》系列之《惊弦》

上一篇:诛仙3新职业 下一篇:以太昊为例 技能分析减免暴击的局限性